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两百七十章 蓄意的谋杀
    月下,叶大少一声干咳,直奔他的老熟人走去。

    所谓的老熟人,确切来说,不是个人,其本体乃一只孔雀,七彩色的孔雀,嗯...就是天稚了,七彩孔雀族的公主。

    此刻,她正蹲在地上,埋头低眸,似在找啥东西,而且很专注,以至身后有人走来,她竟都无丝毫察觉。

    望着她,叶辰颇是惊异,这娘们儿不是该在黑洞吗?

    待到天稚身侧,他也蹲了下去,“这般专注,找啥呢?”

    一语,天稚被惊醒,下意识侧眸,眼见叶辰那张脸,顿的一愣,眼神儿那叫一个精彩,你走路没声儿吗?从哪冒出来的。

    “八年了,别来无恙。”叶辰一笑。

    “的确是八年,叶大少记性挺好呢?”天稚也笑了,可她美眸中,分明有一丝火苗燃起,被丢在黑洞八年,她也等了八年,等的花都谢了,也不见叶辰接引她回去,她强烈怀疑,叶辰是把她给忘了,不气才怪。

    听闻此话,叶辰笑的颇为尴尬了,天地良心,我可时刻记着您老人家呢?奈何,轮回眼自封,进不去黑洞,待轮回眼解封,又回不去诸天了,你说气不气人。

    “这便是传说中的因果吗?”天稚揉了眉心,她这话倒是不假,当年是叶辰把她救出黑洞的,天魔入侵时,叶辰又给她丢了回去,这一救一丢,可就不是因果轮回嘛!

    “不要在乎那些细节。”叶辰笑呵呵的,一屁.股坐地上了,每逢这等尴尬的气氛,机智的他,都会很自觉的转移话题,“你咋从黑洞出来的,咋又来了灵域。”

    “那日渡过天劫,久等你无果,便去了黑洞深处,遭遇了黑洞风暴,再醒来,便到灵域了。”天稚缓缓道。

    “你应该烧高香的,没给你整到天魔域去。”叶辰啧舌道。

    “其后与天魔的大战,我已听灵域的人说了。”天稚轻语笑道,“你这大楚皇者,的确未让诸天万域失望。”

    “先不说这些,我来问你,你在灵域,待多久了。”

    “一年。”

    “这一年间,灵域可有诡异之事发生。”

    “有。”天稚当即道,口吻也极为肯定,“自到灵域的那一刻,我便想着联系诸天,曾去灵域各族寻通灵兽,也想如你当年那般,借通灵契约回诸天,但那些通灵兽,不是暴毙,便是葬身,一个接一个,死的极为蹊跷,以至于,偌大的灵域,竟再寻不出一个与诸天签订契约的通灵兽。”

    “此事,你如何看。”叶辰淡淡道。

    “谋杀,蓄意的谋杀。”天稚深吸一口气,“该是有一尊神秘的存在,不想让灵域联系到诸天,这才灭了一个个通灵兽,这一年间,我能真切的感知到,有一双眼睛在窥看我。”

    叶辰不语,天稚的猜测,与他不谋而合,哪有这般巧的事,通灵兽皆被灭,寓意再明显不过,是有人欲隔断灵域与诸天,若他所料不差,用不了多久,还有会有遮仙天帝阵笼暮灵域,届时擎天魔柱显化,又是一场新的天魔入侵。

    而此刻,他想的是另一件事。

    这些年,他在诸多域面,都曾留下过神识,位面之子和女圣体若在寻他,不可能看不到的。

    这便证明,也有一尊神秘的存在,在暗中捣鬼,偷偷抹掉了他的神识。

    只不过,他并不确定,这两尊神秘存在,是否为同一人,但其目的,必定是相同的:掩盖灵域的秘辛。

    正思索时,叶辰突觉轮回眼一颤。

    叶辰收了思绪,下意识望向天稚,她又蹲在了地上,埋首低眸,目不斜视的盯着地面,正如先前,似是在找啥东西。

    “孔雀明王眼。”叶辰轻喃,诧异的望着天稚双眸,有五彩仙光闪烁,演化道蕴,极为玄奥,他认得这等眼眸,亦属仙眼的一种,也只七彩孔雀族的人,才有资格觉醒,轮回眼轻颤,便是因天稚的双眸,这是仙眼与仙眼间,特殊的感应,不难想出,这八年来,天稚也得了不少机缘。

    “快快快,又出来了。”天稚忙慌摆手。

    叶辰挑眉,也凑了上来,也如她那般埋首低眸,颇是好奇,天稚到底在瞅啥,先前还看的那般入迷。

    这一看,他双目猛地微眯了,能透过地表,看穿地底乾坤,竟有天魔本源似隐若现,不仔细看,还真望不见。

    “每隔几日,便有天魔本源。”天稚说道,“尤属这些时日,最为频繁,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可曾下去看过。”叶辰问道。

    天稚轻轻点头,“曾用神识下去窥看,却被神秘力量化解了。”

    叶辰皱眉,双目随之微眯成线。

    天稚亦未再言语。

    俩人就那般头顶头,死盯着地底。

    有修士路过,远远望着两人,表情颇是奇怪,真是世界大了,啥人都有,大半夜的不睡觉,都蹲那作甚。

    也有人驻足,环看着这片土地。

    当年,便是在这里,灵域联军与天魔有一场血战,还惹出一尊天魔帝躯,战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那一战,大楚的第十皇者,打出了圣体的赫赫威名,逆天屠戮了那尊天魔帝躯。

    对这片遗址,灵域的人颇是敬畏,如今的太平,皆是先辈用血骨换来的,隔三差五,还有人跑来这里拜祭,洒下半壶浊酒,以祭奠战死的英魂。

    至于天稚,自来了灵域,自也听了那段传说,抱着对这片遗址的好奇,跑来此地观看,却无意间发现了天魔本源。

    夜,逐渐深了。

    路过的修士,多已散去,仅只叶辰和天稚,还蹲在那。

    不知何时,两人才收眸,先是对视了一眼,而后,又集体回眸,齐齐望向一方,似觉察到有一双眸,在窥看他们。

    “就是这等感觉。”天稚不由起身。

    “哪走。”叶辰一声冷哼,身如鬼魅,一拳轰穿了虚无。

    冥冥中,似能听闻一声闷哼。

    待叶辰和天稚杀到时,那神秘人已遁走,消失不见。

    “可看清了。”天稚环看了一眼四方,这才望向叶辰。

    “天魔。”叶辰淡道,眸中闪烁的神光明暗不定,虽未看清神秘人的尊荣,却笃定是一尊天魔,而且,还总觉在哪见过,颇是熟悉,可以肯定,那天魔的境界乃巅峰准帝级。

    宁静中,叶辰陷入了沉思。

    这一年间,那尊天魔必时刻盯着天稚,之所以未出手诛灭,多半知道不是天稚对手,七彩孔雀族的公主,货真价实的帝子级,体内融有帝兵,足能匹敌诸天的巅峰准帝,至于天魔的巅峰准帝,在诸天受压制,此消彼长,硬战必败。

    蓦然间,叶辰施了遁地术,直入地底,天稚随之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极尽下潜。

    地底幽暗,如似九幽,冰冷而枯寂。

    叶辰手提残破帝剑,掌托魔柱小碎片,捕捉那缕天魔本源,天稚也警惕,头悬着帝器,孔雀明王眼璨璨生辉。

    行至一方地底,两人皆驻足,寻到了天魔本源。

    那缕天魔本源,与先前见过的颇有区别,它能自行变化形态,时而化作一张鬼脸,时而化作一头凶物,而且似有灵智,未等两人走到,它转身便遁,穿行在地底中。

    叶辰神眸如炬,一眼洞悉了玄机。

    那并非天魔本源,是天魔的怨念,在一百多年间,滋生了一丝天魔本源,也便是此刻的形态,若给其足够时间,必会化作邪灵,还是天魔邪灵,就如十万大山中的邪物,年岁越悠久,它便越可怕,这一点,进过十万大山的人知道。

    “哪走。”天稚已出手,封了天魔本源。

    叶辰更霸道,以元神念诵了度人经,佛音雄浑威严,如洪钟大吕,还残存的天魔怨念,被尽数度灭。

    做完这些,两人继续下潜。

    叶辰一路都在四望,神识窥看一寸寸的土地。

    期间,他还不止一次望看魔柱小碎片,期望它给点儿反应。

    然,自入地底,魔柱小碎片便如睡着一般,啥反应都没。

    天稚瞥了一眼魔柱小碎片,皱眉道,“你在找什么。”

    “擎天魔柱。”叶辰回道。

    “擎天...魔柱?”天稚惊异,一头雾水。

    “天魔,有天魔。”她话刚落,便闻嘶喝声,传自地面。

    闻之,叶辰豁然定身,如一道神芒,冲出了地底。

    “天魔,有天魔。”这等嘶喝声,更是清晰,而且此起彼伏,除此之外,还有轰隆声,震天动地,听其声响,该是有人大战,四面八方皆有,本该宁静的夜,变的混乱不堪。

    “天魔入侵?”天稚俏眉猛皱。

    “一看便知。”叶辰一语铿锵,施了缩地成寸,直奔最近古城,天稚如影随形,黛眉皱的更深,未见擎天魔柱,却有天魔入侵,此事太诡异,或许,这片土地,真藏着擎天魔柱。

    不肖多时,一座浩大的古城,映入两人眼帘。

    远远,便见城墙崩塌,漆黑魔煞滔天翻涌,真有天魔在作乱,惨叫声喊杀声怒喝声,不绝于耳,鲜血染红了天地。

    叶辰一步横渡虚无,踏进古城,直入九霄。

    下一瞬,残破帝兵横天,嗡隆而颤,极道帝威垂落,将此城中的生灵,无论修士,亦或天魔,尽数镇压了。

    至此,他才俯瞰,能望见一尊尊面目狰狞的天魔,欲挣脱帝兵压制,却无霸道的实力,只能被死死压着。

    天稚杀至,祭了帝器,要大开杀戒。

    叶辰当即出手,将其拦下,只因城中的天魔,并非真的天魔,也如燕老道和北圣那般,是诸天人化作的天魔。

    “怎会这般突兀。”叶辰眉宇紧皱。

    先前,他到灵域时,曾去各族寻通灵兽,便已察觉不少人体内,都潜藏着天魔本源,而且数量极为庞大。

    奈何,他一心想寻擎天魔柱,并无太多时间,帮他们分离天魔本源,谁曾想,体内潜藏天魔本源的人,还未达到化天魔的临界点,竟都在毫无征兆下,化作了一尊尊天魔。

    阴谋,必是阴谋。

    叶辰眼眸微眯一下,必是那尊天魔准帝,施了可怕的秘法,促使灵域的人,提前化天魔,其目的很明显,是要扰乱视听,转移他的注意力,好让他无暇他顾,无暇去寻擎天魔柱。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