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世子,关于镇西侯府珍品被换一事,女子想的是,我爹他从接手镇西侯府后,虽是镇西侯府的代理管事,可谁不知道这镇西侯府里面的人从来都不服我爹管教,时不时的以下犯上,根本没有把我爹放在眼里。这次出了这么大的岔子,定然是有人蓄谋已久,想要污蔑和陷害我爹。”

    蓝千莹一边喊着一边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

    本来有墨怀辰这个大皇子在,他们完全不用怕乔青玄。

    但墨怀辰自从知道了灵元大陆的存在后,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怎么前往灵元大陆,哪里还会想到其他饶存在。

    就在前两蓝晨因为没有及时回收那些珍品,于是找上了墨怀辰,想请墨怀辰帮忙,以大皇子的身份帮他们找回那些东西。

    结果墨怀辰以寻找灵元大陆人手不够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蓝晨没招了,东西找不回来,只能用赝品冒充真品,希望能够不被识破。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乔青玄竟然请来了宫里面的鉴定师,这下不免就暴露了事情。

    好在蓝晨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才有了蓝千莹现在的一幕。

    “蓝大姐,你有人污蔑陷害蓝侍郎,你可得拿出证据来,否则你这可是在妨碍公务。”

    乔青玄要是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还真有可能被蓝千莹的样子给骗过去。

    但从调查镇西侯府珍品被卖开始,每一件珍品的经手人皆有蓝晨和他的心腹,乔青玄就清楚蓝晨绝对有参与其中,否则谁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乔世子,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蓝千莹努力的想要自证。

    毕竟蓝晨要是被扣上一个盗窃镇西侯府财产的罪名,她蓝千莹除非离开东胜大陆,否则将难以翻身。

    而蓝千莹本身就极其的在乎自己的名声,生怕别人毁了自己的名誉。

    更何况如果有朝一日她能够前往灵元大陆,自然不希望同样前往灵元大陆的其他人提起这件事,影响到她的名声。

    “蓝大姐,时间本世子会给你,但现在本世子必须带蓝侍郎进宫面圣。”

    乔青玄丝毫不给蓝千莹面子,再,要证据,机公子这边都有一箩筐的证据,就看他什么时候想让他们看见而已。

    “乔世子,既然要进宫面圣,请允许女子也跟着进宫面圣,让女子能够为父求情。”

    蓝千莹和蓝晨昨日商量好的后招还有一个,若是所有计策都没有用,至少他们手上还有向蓝丞相求来的免死金牌,相信能够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蓝大姐,你以为皇宫是你家,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吗?”

    乔青玄轻哼一声,对蓝千莹的行为很是不满意,她去就去,真把只当成什么人了?

    “乔青玄,蓝大姐既然要为她父亲求情,不如就把她给带上,正好看看蓝大姐有什么话可。”

    机公子摇着扇子,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不少人听着直打寒颤。

    不这长相丑吧,就这声音听起来就让人有种不想和他交谈的想法,更别靠近他了。

    “机公子,你这是……”

    乔青玄眉头一挑,望向机公子的目光充满着不能理解的目光,不知道这个机公子为什么突然会有想让蓝千莹前往皇宫的念头?

    难道是想要在皇宫里面好好的羞辱蓝千莹一顿?

    “乔青玄,蓝大姐这么喜欢表达自己对父亲的关切心思,你再这么阻拦下去,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回头知道你的人还会你秉公办事,但是不知道你的人,不定会认为你是故意为难蓝侍郎。”

    机公子将后面的一句话咬得很重,也不知道是在提醒谁来着。

    “既然机公子这么了,那乔某人便成全了蓝大姐好了。”

    乔青玄完,让人准备了前往皇宫的马车,至于这里的一切就等他们从皇宫回来再来处理。

    蓝千箬本来不想跟着他们前往皇宫,但因为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只好也跟着进入皇宫。

    只是在出发的时候,她没有坐上自己的马车,而是被机公子一句话拉上他的马车。

    加上机公子的马车本身也比自己的马车好上太多,蓝千箬更没有不利用的道理。

    坐上机公子的马车,蓝千箬便感觉到一道无形的屏障从自己的身上穿过,好似把自己包裹起来一般。

    这让蓝千箬不由得想到了两个字。

    结界。

    “机公子,你这是设下结界了吗?”

    蓝千箬毫无顾忌的坐在他的身边,从茶几上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

    “蓝三姐果然非常人也,连结界都知道,看来蓝三姐倒是知道不少修仙的事情,不知道蓝三姐还知道哪些,能否与本尊细谈细谈。”

    机公子带着淡淡的笑意,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不是很熟悉的女人面前发出这样真心的笑意。

    “可以,反正我也想知道这里的修仙体系是不是和我知道的一样,不过在聊这件事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让蓝千莹前往皇宫?”

    蓝千箬觉得蓝晨一个人前往皇宫,主动权就掌握在他们的手中,若是多一个人前往皇宫,不定会产生什么样的变数。

    “你不觉得这样比较有趣?而且到时候把证据往蓝晨和她面前一摆,能够让她觉得更加难堪。”

    机公子伸手拿着扇子在她的头上敲打一记,蓝千箬抽了抽嘴角。

    心想这子是把她当成了什么人了,这么没大没。

    “你是想打他们的脸对吧,不过只在皇帝面前打他们的脸不觉得有点不够刺激?”

    “打脸?”

    机公子听着这两个字,字面上的意思倒是很好理解,但是蓝千箬定然不是表面上这么一个意思。

    “就是让他们难堪到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意思。”

    蓝千箬看他一脸不解的模样,心想这古人啊就是古人,果然是不能理解现代人话的意思。

    “原来是这意思,本尊懂了,本尊这打脸的还不够刺激,回头就把消息传出去,这样打脸不就更有意思了?举国上下都知道蓝晨和他女儿两人为了霸占镇西侯府的财产,还到皇上面前去贼喊捉贼。”

    机公子想想都觉得很有意思。

    “你好坏啊,比我还坏。”

    蓝千箬扬起一抹淡笑,她顶多只想在附近去宣传宣传一下,可没有想到要传得全国人都知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