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乞石小镇的路上一片尸骸,那是人类死亡后唯一留下来的证明,但现场除了人类的尸骸外,却并没有留下任何鬼族的迹象。

    “鬼族之人和人类并不是同样的一种死法。”顾往昔看出了罗天的疑问后这样解释道,但罗天对此不置可否,不管死法是否相同,但死了终究就是死了,是死秽之气消散于天地间,还是化为一套血水,都不重要。

    一路走来,触目惊心的场面更是让罗天铭刻于心,当他见到了越来越多人类的死状之后,心中也不禁反问自己,这就是死了吗,就是生命归于终点了吗?

    罗天怕死,但是在坠崖的那一刻,他却并没有幻想过自己会是哪一种死法,而在后来他极端的恐惧之心升腾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这样去思考过,如果不是他能够在关键时刻动用妖族秘法,否则的话罗天会觉得自己的恐惧之心战胜不了求生意志。

    当罗天和顾往昔逐渐的来到路观图上所指示的乞石小镇时,终于是见到了零星的几个人,当他们看到顾往昔的同时,虽然并没有跑过来奉迎,但也都行了一个注目礼,虽然罗天和顾往昔并肩而行,但他们的目光却并没有在罗天的身上停留太久,显然是罗天还不够资格得到他们的重视。

    顾往昔没有和他们打招呼,不管留在岁月城和南疆鬼界这段距离当中的人类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正义也好,是为了修炼自己的规则也好,又或者是为了保守岁月城的中立地位也好,他们能留下来绝不是因为顾往昔这个人的缘故。

    再往前,终于罗天见到了陆恒和唐龙,虽然两人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而且神采奕奕看样子都经历了一番激烈的厮杀,不过罗天却明显的感觉出,他们的状态其实并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好。

    “罗天!”陆恒注意到罗天的时候很快就和唐龙走了过来,先是冲着顾往昔略一点头,随即就将目光放在了罗天的身上。

    “那盘旋在鬼族之人头顶上的死秽之气是你解决的?”当陆恒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罗天突然一下子察觉到周围有好几股气息都朝着他这里涌动,那是他今天第一次受到很多人的围观,很显然他们都了解死秽之气。

    “算是吧。”罗天闻言苦笑一声,虽然那死秽之气的确是他解决掉的,但其实罗天很清楚自己身旁的顾往昔才是找寻出解决之道的关键人物,倘若没有立身于那座高山,通过自然气流来净化死秽之气,即便罗天能够明了死秽之气的漏洞原理,但在平地上,他又去哪里借这股

    “东风”呢?战斗从来不是简单的一对一那么简单,战争就更加不是两支军队随便找个地方厮杀,最终八百换一千那么单纯,所有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服务的。

    在罗天说出这句

    “算是吧”之后,周围的人群脸上这才升起一阵阵惊异之色,很快就有两个人朝着罗天走了过来,说道。

    “你竟然能够解决那死秽之气,看样子今后对鬼族的战斗将会轻松许多!”他们的话让罗天看向身旁的顾往昔,却见顾往昔只是微笑不语,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一般,而此时罗天体内的鬼话也说道。

    “罗天,死秽之气是通过鬼族的一种祭典而诞生的鬼族源力,你将这种源力理解为弱化版的葬龙谷八十一万怨灵大阵就行了。”当罗天听到这个解释后,心中这才本能的一惊,死秽之气就是八十一万怨灵大阵,这是不是就是说葬龙谷的怨灵大阵就是鬼族之人造成的?

    “我想,就算是鬼族先知出手,也未必能搞出葬龙谷的规则冲突大阵。”这话是妖灵说的,也唯有葬身于葬龙谷的妖灵的话才最有说服力,眼下并不是讨论葬龙谷久远之事的时候,罗天心中有了底,此时才明白过来,为何这群参与人鬼之战的人类会对自己破解了死秽之气如此惊异了。

    死秽之气所导致的规则冲突会让规则与规则在相互作用的同时让漏洞同样也相互冲突,就好像是两个物体不断相互碰撞,一点点的将棱角给磨平、直到最终变得再也看不出原貌一样,对释道者而言,他们最担忧的其实并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是连自己也不清楚的漏洞。

    就像是火之规则一样,人人或许都知道水就是火的天敌,但火所能够涵盖的各种释义,又岂是单独一个火焰可以解释的,就像是过去也说过,火是一种名词,也是一种形容词,甚至火还是一种传承,随着修炼火之规则的人不断变强大,规则的漏洞也逐渐的聚合在了一起,形成了足以和强大规则相抗衡的强大漏洞。

    倘若修炼火之规则的释道者只能明了一个水火之势,却无法明了星火传承,无法明了兴奋、愤怒、热情、激动、煎熬、焦虑这种种和火有关的情感,就无法明了火之规则的真正意义。

    而死秽之气的真正威力也就源于此了,是的,人对规则的理解永远也无法达到完美,只有更加的趋近完美,但规则本身所拥有的意义却是在开天辟地甚至还没有出现这种规则之前就已经诞生了,而规则之漏洞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诞生的。

    所有的规则在最初形态都是本源规则,同样也是在最初的时候诞生了本源的漏洞,水和火,金和木,阳和阴,人无法释义出的概念,却并不代表着规则和漏洞本身并不存在。

    此时罗天终于明白了,自己能够净化死秽之气在其他释道者看来是多么惊天的一桩壮举,不过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和骄傲,毕竟这样的成就感对他而言却更像是一次劫后重生的煎熬。

    他太怕死了,这种恐惧早已磨灭了他内心所有对除了生与死以外的一切情感,一切的情感都会在诞生的那一刻转化为恐惧的执念。

    “走吧,我们去前线,那里还有另一场战争。”我是法则之主最新章节第1313章信任网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