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明月清风不如你 > 第一卷 第一章
    凌云国,南岭国,凤歧国,天下三分。其中,以凌云国实力最为强大,南岭国其次,凤歧国夹在两国之间,实力较弱。

    今天,是凌云国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赫连辰轩的大喜之日,而他的新娘是凌云国权相顔慕枫的嫡长女颜清婉。

    传闻这位相府千金才情出众,貌美如花,有着京城第一才女的美誉。因此,在人们心中,她和这位无数少女心中最想嫁的辰王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相府内,身着大红嫁衣的少女显得有些不安,她太紧张了。这一天,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虽然她有着那么多的头衔,可是她也像普通的姑娘家一样,心中爱慕着赫连辰轩。

    前几天,突然传来皇上赐婚的消息,在震惊之余,她发现自己的心里更多的却是开心。因此,而开始期待着婚礼这天的到来。现在,她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在喜娘的要求下,她盖上了红盖头,手中握着红苹果,心中忐忑的跟着牵着她的人走出了门,然后坐上了花轿。现在,她所在的位置,应该是辰王府的门前。

    心绪不宁的时候,突然有人踢了她的花轿门,她知道那个人是她的夫君——赫连辰轩。心更加的慌乱了,当她走出了花轿,被他牵住手的那一瞬间,她的心突然安定下来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之后,她被人送入洞房。在盖头下的颜清婉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看到每个人的脚,小心翼翼地走到婚房。

    在喜娘的交代下,她终于安静的坐了下来,因为不能揭开红盖头,她只能坐在新床上面等待着赫连辰轩应酬完毕之后,来为她揭开。

    突然,听到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颜清婉的心提了起来。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来者并不是她心中期盼的那个人,而是一个熟悉的,此刻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大姐,我来了,你该让位置了!”她平静地说道。

    这声音她并不陌生,是她的庶妹颜芷儿,只是她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心中无限的疑惑,颜清婉想了又想,最后还是自己揭下了盖头。一脸严肃的看向自己的妹妹,“芷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亲爱的姐姐,就是字面意思,时候到了,我来代替你做接下来的事情。”颜芷儿笑的妩媚,眸光却变得越来越冷。

    颜清婉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感觉到心口一阵抽痛,嘴角溢出了鲜血。她吃惊的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问道:“芷儿,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最聪慧的姐姐,你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你不用怀疑,你中毒了!而我,将要代替你,和你我心中爱慕的男人洞房花烛,然后成为新的辰王妃。”颜芷儿笑的越发的嚣张,这周边的顔家人早就被她买通了,所以她一点都不需要顾忌。

    听到这里,颜清婉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颜清婉到死之前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她的妹妹要这样害自己。

    她自认为对待自己的庶妹一直都是极好的,她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姑娘,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颜芷儿的事情。

    可是,人有的时候,不做错事,就是做的做错的事。比如颜清婉的存在,对于颜芷儿而言,就是罪大恶极的。

    因为她的优秀,她的出身,她的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完美,让她这个其实也不错的相府庶女显得更加的没有存在感。

    其实,不仅是颜清婉爱慕着赫连辰轩,就连她颜芷儿也一样爱慕着这个优秀的男人。所以,多年以来积压的不满,全部都在这次赐婚爆发出来了。她想尽了心思,最后才和自己的姨娘商量出这么一个法子,只有颜清婉死了,她们才有活路。

    看着躺在新床上,已经断了气的颜清婉,颜芷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扒下她的嫁衣,迅速的换上,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声,不好,赫连辰轩过来了。她赶紧将颜清婉的尸体拖到房间的阴暗角落里面,藏了起来。

    然后快速的坐到新床上面,在为自己盖好红盖头,就这样,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成功的取而代之。

    当赫连辰轩推开房门的时候,只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新娘,他的心情并没有外面的那些人想象中的那么好。

    对于父皇的赐婚,他并不怎么乐意,虽然他没有意中人。可是,这样的政治婚姻,打从内心里,他并不喜欢。不过,身为帝王家的男人,他也明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无法逃脱的命运。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为新娘揭下红盖头,看到颜芷儿的容颜,他淡淡的说道:“京城第一美女,也不过如此!不过还好,不算太丑,没给本王丢脸!”

    暗角处,原本失去了气息的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只是她的眸光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里是哪里?”林小冬抚摸着自己的心口,下意识的呢喃出声。

    “谁?”很显然,被打断好事的男人心情很不好,他皱着眉出声询问道。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冷冽,气场太强大,林冬儿突然噤了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解的看向他,面对她清澈的无辜的眸光,赫连辰轩发现自己郁闷到不行了。

    不过,很显然,相较而言。站在他面前这位,更加的诡异,她竟然只穿着一件中衣。而且,出现在这个地点,这一切都让他无比困惑。

    在他的身后,原本有些意外的颜芷儿拉上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之后,抬头看向这边,在看到颜清婉的时候,顿时花容失色。

    怎么可能?她已经确认过了,颜清婉确实已经断气了,而且那种毒药根本就是没有解药的,可是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你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赫连辰轩严肃的问道,他想不通,辰王府虽然不是皇宫禁地,可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自由出入的。这个女人穿成这样,还出现在他的新房里,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被他突然这么一问,林冬儿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的疑惑,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明明她前一刻还待在实验室里面,她是一名研三的学生,主攻医药研究领域。这几天,她都窝在实验室里面,在研究自己的课题。

    眼见试验就要成功了,可是自己却突然陷入了昏迷,难道是实验失败了?研究出来的药物对人体有害?

    可是不对啊!要是那样的话,她不是应该已经死掉了吗?想到这里,她皱了皱眉,心中越发的疑惑了。

    将她的一切表情尽收眼底的赫连辰轩随着她的表情,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而颜芷儿完全傻掉了,不知道要怎么办,见颜清婉不说话,她决定先发制人。

    “王爷,让人把这个刺客带走吧!”颜芷儿说话的声音夹杂着几许不自然,可是赫连辰轩却没有立刻赞同她的要求,因为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爷?刺客?”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啊?林冬儿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听到他们的对话,更加的凌乱了,再看看四周古色古香的的装潢,外加他们的穿着。加上她自己的推断,如遭雷击,难道她穿了?

    “你怎么了?”赫连辰轩看出了她的异样,气势逼人的问道。

    再一次听到他带着质疑的声音,林冬儿只说了一句话,“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此话一出,两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赫连辰轩有些不相信她的说辞,而原本紧张的颜芷儿却突然松了一口气。这么说,她暂时就没有危险了,不过只要颜清婉还活着,那么事情总会有暴露的那一天,所以她还是会尽快除掉她的。

    “来人,将这个嫌疑犯带下去关起来,严刑拷问,本王要知道她的身份和目的。”赫连辰轩颦着眉,他注意到了“他的新娘”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心中的疑惑更甚。

    听到命令的侍卫,虽然很吃惊这位只穿了中衣的绝色美女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还是立刻驾着还处于呆滞状态中的林冬儿出了门,毕竟主人的命令是不得违背的。

    当她被人押着走出门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不可思议的叫唤声,“大小姐!你们快点放开我家小姐,她可是辰王妃,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自己的女主人?”

    偏偏赫连辰轩武功极高,因此听力也是异于常人的,所以门外的叫唤声他听清楚了。下意识的看向此刻正睡在床榻上的女子,再看向门口的那抹倩影,心中像似突然弄清楚什么事情似的咯噔一下。

    “等等!把那个女人带回来,还有那个大声喧哗的小丫头也一并带来!”赫连辰轩突然这么说,原本松懈的颜芷儿再一次的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处于震惊中的林冬儿也猛然回神,有人认识“她”吗?其实,她的接受能力也算是不错的,随机应变的能力也不差。

    这么一会的功夫,也弄清楚了不少的事情,比如她从研究所里面穿越到了这个不知名的朝代,卷入了一场诡异的阴谋里面。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姑爷伤害您了?”很显然,这个小丫头很忠心护主,完全没有顾忌赫连辰轩黑沉的脸色,眼中只有颜清婉的存在。

    被如此炙热的目光注视着,那眸光中无法掩饰的真实担忧让林冬儿的心微闪,她就是她口中的那位小姐吗?可是,现在的她要怎么样回应她才好?

    “本王问你,你是何人?你认识这位姑娘吗?”赫连辰轩压下心中的怒火,好脾气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原本一直注视着颜清婉的小丫鬟突然诧异的看向这位辰王爷,他竟然会不认识自己的新娘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扑的一声,她跪在地上,大声地说道:“禀告王爷,奴婢是相府大小姐颜清婉的陪嫁丫鬟,王爷口中的这位姑娘,正是奴婢的主人颜清婉,也是和王爷您拜堂成亲的新娘,是皇上赐给您的辰王妃啊!”

    此话一出,全场都静默了,这是什么乌龙事件?赫连辰轩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要是眼前这个女子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那么刚才那个身着嫁衣,和他洞房的女人又是何人?

    心中无限的憋屈,仿佛被人耍的团团转似的,他怒吼一声:“那你可认得床/上的那个女子?”

    闻言,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床边,接触到颜芷儿阴冷的眸光之后,那个跪在地上的小丫鬟颤抖起来,其实她也混乱了,为什么不是新娘的二小姐会出现在这里,还躺在那原本属于大小姐的位置上面?

    “说,本王让你说实话!”赫连辰轩就快要暴走了,此刻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邪气。

    被他这么一吓,原本瑟瑟发抖的小丫头带着哭音的说道:“那个人,是······是······相府二小姐颜芷儿,奴婢·······奴婢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她的话说的是断断续续,不过他们都听懂了她的意思,被赐婚给他的那个女人叫做颜清婉,可是和他有了夫妻之实的却是她的庶妹颜芷儿,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赫连辰轩笑的讽刺,看向林冬儿的目光带着审视,看向颜芷儿的眸光带着阴寒之色。

    “把她们给我分开关押起来,然后去把相爷请来,再来个人去宫里上报这件事。”赫连辰轩压下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做出了应对的方案。

    这一次,林冬儿是彻底的傻眼了,这倒是什么状况啊?怎么一个乱字了得?

    虽然她知道的并不多,但是却也明白,成亲当日,新娘被人掉了包,真正的新娘应该是中了毒,被人害死了,而她却恰好来到这个地方,占用了那个原本香消玉殒的女人的身子。

    思及此,她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向那个叫做颜芷儿的女子,企图在她的目光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她没有去看那个英俊的男人,因为现在的她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身份和心情去面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夫君。

    这一夜注定是不太平的,可是对被关押在黑屋子里的林冬儿而言,却是短暂的。因为当她被侍卫粗鲁的扔进房间之后,她便陷入了一种眩晕的状态中,视线渐渐地模样,她的手下意识的握住胸口的位置,痛得失去了知觉。

    意识朦胧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子在无助的哭泣,想要走近她,问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接触到她。

    然后,下一刻她感觉天旋地转,然后便看到一幕幕让她险些尖叫的场景。她竟然看到了一场杀人案,而且是妹妹为了夺得自己的姐夫亲手毒死自己的姐姐那种坑爹的剧情。

    “求求你,帮我报仇!”耳边诡异的传来这么一句话,林冬儿瞪大了眼睛,突然清醒过来。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刚才那一幕是不是能够理解为托梦,或者说是这身体的主人传递给她的记忆?

    还没有想起错,又被一阵痛意折磨的陷入了昏睡,然后便像是看电影一般的浏览着那个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相府嫡长女颜清婉的一切。

    林冬儿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淡定下来了,她知道她已经接收了颜清婉全部的记忆。不,准备的说来,从这一刻开始,她便是颜清婉。

    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一时之间,她不禁同情起这个女子起来。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个跟别的女人亲密的男人,原来赫连辰轩竟然是她的意中人,想必真正的颜清婉定是死不瞑目的吧!不然,也不会苦苦哀求她为她报仇了。

    仔细想想,在这场蓄谋已久的纠纷里面,除了颜清婉,其实这位辰王爷也是一个受害者。不过,林冬儿一想起他和颜芷儿之间那些激烈的场景,顿时觉得这位不算是受害人,和一个美女春宵一刻了,怎么也不吃亏。

    房门再一次被推开的时候,天色已经很亮了,估摸着应该是正午时分了。林冬儿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昨夜那个护着自己的小丫鬟,她现在知道她的名字了,她叫顔如意,是她的贴身婢女,从小就跟在她的身边了。

    如意捧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看到她的时候,眼角泛着泪花。看到这样的她,林冬儿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颜清婉!

    “如意,让你担心了,以后小姐不会让你哭了!”颜清婉笑着说道,虽然这句话说得很轻柔,可是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却是很坚定的。

    这样的大小姐让原本有些伤感的如意突然止住了泪水,有些微愣的看向她,总觉得小姐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纠结于这一点的时候。

    “小姐,都是如意不好!如意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小姐,接下来我有话对你说,在我说之前,你一定要定住心神。关于昨晚的事情,万岁爷和老爷商议了一晚,现在已经明确地给出了答案了!”

    听到这句话,颜清婉心里突然咯噔一响,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不安的情绪席卷而来。不过,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不淡定,事情也已经成了定局,所以她稳住心神,用眸光示意她继续说。

    接触到她的目光,如意颤抖地说道:“小姐,你不要难过,我知道你喜欢辰王爷。可是,这一次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二小姐和他都有了夫妻之实了,于是万岁爷给了二小姐辰王妃的位置。

    具体的情况奴婢不知道,但是听王府里的人说,老爷向万岁爷求了情。昨晚的那件事被压下来了,以后会对外公布辰王爷迎娶的是二小姐。至于小姐,万岁爷恩准让小姐跟着相爷回府,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如意有些不敢看颜清婉的脸色,她并不是害怕的颤抖,而是因为愤怒,心中实在是太生气。二小姐真的太坏了,竟然抢了自己姐姐的心上人,还是小姐拜堂的夫君。

    看到她微颤的身形,颜清婉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笑着说道:“如意,事情都过去了,我不在乎的!”

    其实,这些错综复杂的经过,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可是她不仅是颜清婉,更是林冬儿,所以对于赫连辰轩,她并没有爱意。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相信,她再一次坚定地说道:“我真的不在乎的!我已经不再爱慕那个男人了。”

    或许是她的语气太认真,或许是她的眸光太清澈,或许是她的气势太强大,如意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安静地陪着她。她知道,这个时候,小姐需要的并不是安慰,而是宁静。

    再一次见到赫连辰轩的时候,颜清婉已经没有了昨夜的激动,而是一脸的淡漠。这个男人,确实长得很俊美,根据“她”的记忆,他也很优异。只是,不管他如何的好,都跟她没有一丁点关系了。

    要是在昨夜,她还曾有些担心,毕竟他们已经拜过了堂。不过,既然已经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做出了决定,还给了她自由身。她的心也就平静下来了,只要能够活下来就很好了,现在还给了她梦寐以求的自由,她满心欢喜。

    赫连辰轩就那么直接的打量着站在他面前,一脸云淡风轻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个女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不愧是那些人口中的“第一美女”。她确实要比那位冒名顶替的新娘要出色的多,一想到那个女人,再想到自己被算计,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

    “颜清婉,你怎么能这么没用?竟然会被自己的庶妹如此的算计!枉你还被人称为京城第一才女,你的聪明机智都去了哪里?”

    赫连辰轩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可是他的心情很不好,对他素来宠爱的父皇,竟然一反常态没有采纳他的意见,金口一开给了那个算计自己的坏女人辰王妃的身份。这让他无法接受,不过到了此刻,看到了颜清婉,他倒是释然了。

    比起他,眼前这位才是真正倒霉的主,只是当他看到她一脸平静的模样的时候,竟然有一种想要撒开她的伪装的想法。受害者什么的,他算一个,而她更算!

    听到他带着嘲讽的语调,颜清婉抬起头,目光看向他,并没有着急开口说些什么。不过,很显然对方比她更有耐心,也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

    最后,她还是开了口,心中满满的无奈,那个被算计的人并不是她,她林冬儿却不得不承担起她颜清婉必须要面对的一切。包过,那场乌龙的新娘掉包事件,还有一场无疾而终,差点成立的婚姻。

    “颜清婉确实很没用,被人算计是自己失误,怨不得他人。辰王爷何必挖苦臣女,那些浮云般的传言,所谓的称号,都是看得起顔清婉的人给的。

    事实证明,颜清婉笨的可怜,在自己的新婚之夜被人摆了一道。不仅没有嫁的如意郎君,反而被人设计,差点丢了小命。最后,还要落得被人嘲笑的下场。

    只是,要是辰王爷真的如外界说的那般有本事,又怎么会闹出这样的笑话?颜清婉承认自己没本事,所以才会被自己的亲妹妹算计的彻底,现在除了无可奈何,就连说一句都没有分量!”

    这番话说得有些出格了,听进耳中的时候,赫连辰轩起初是惊诧的,他没有想过她会如此坦然的承认这一点。可是,更没有想到这个久居深闺的女子竟会如此大胆,不仅数落了自己,还搭上了他。

    不过,为什么心里有的不是愤怒,不是想要反驳,而是一种无力的虚弱?事实上,她说的每一句都是正确的,就像她所言,他们都被人算计了,都一样的中了圈套,一样的被人当成了笨蛋。

    “臣顔慕枫参见辰王!”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带着威严的声音,颜清婉不动神色的望向来者。因为拥有了颜清婉全部的记忆,所以她对这位权倾朝野的相爷并不陌生。

    “顔相客气了!”赫连辰轩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语气淡漠的说道,他的表现让颜清婉有一种错觉,仿佛刚才那个跟她针锋相对的男人并不是他的似的。

    原来,那些认知都是没有错的,帝王家的人没有一个简单的,就连演技都是一流的。想到这些纷争,她突然有些怀念那个单调而简单的实验室,想念那枯燥而单纯的生活了。

    “臣教女无方,愧对王爷!不过,臣这一次是奉旨前来带小女颜清婉回家的。”顔慕枫说的也很直白,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而赫连辰轩却没有立刻给他答复,而是用一种审视的眸光看向站在一边,安静的就像不存在似的女人。然后,还是在中年男人炙热的注视下松了口,“相爷可以带颜小姐回去了!只是,我希望相爷明白,辰王府的事还是本王说的算的,希望您从此以后不要过问辰王府的家事!”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那位新晋升的辰王妃,也就是相府的二小姐颜芷儿的事情,都希望他不闻不问,不插手。聪明之间的对话总是不需要说的那么直白,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顔慕枫认真地承诺道:“辰王爷说的是!既然小女已经成为了辰王府的人,自然是听从王爷的管教的,臣定不会干涉辰王府的家事!”

    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赫连辰轩也没有继续冷着脸,毕竟这位权相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他没有傻到去得罪他,而且他还是他名义上的岳父大人。

    一直到颜清婉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赫连辰轩才回过神,也想起了自己的打算,他很想要去教训教训那个算计自己的女人。可是,一想到父皇的交待,他又不能立刻去找她算账。

    心中憋着一口气,怎么都无法舒展开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颜清婉那张淡漠的脸来。他更加的烦躁了,顔家的这对姐妹,真是他的磨难。

    “清婉,委屈你了!”在坐进马车中,只剩下他们父女两个人的时候,顔慕枫突然开口说道。

    就这么一句话,简单的几个字,却让颜清婉感觉到了一种淡淡地冷意。对,不是很窝心很温暖,而是一股寒意。

    “爹爹严重了,女儿不委屈!”在脑海中搜索着有关于他们父女相处的片段,林冬儿模仿着颜清婉的说话模式温婉的回道。

    “清婉,果然是最懂事,最识大体的!”就这么一句话,就轻描淡写的结束了那件被称为“闹剧”的乌龙事件吗?

    林冬儿安静的待在马车内,并没有回话,一时之间她的心里有些复杂。颜清婉,你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了?失去了性命,换来的不过是尊敬的父亲一句简短的称赞。

    看来,顔府这是要变天了!没有缘由的有一种苦闷的情绪萦绕在心间,那种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了。

    下了马车,顔丞相便撇下她,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而她也乐得清静,亦步亦趋的跟在如意的身后,前往自己的院子。一路上,她可以感觉到各种不同的眼色,大家看向她的目光中最多的便是带着同情和惋惜的。

    看到门口那抹熟悉的身影,颜清婉突然顿住了脚步,在她的记忆中那带着些许苍老的容颜似乎有点模糊。

    “娘亲,我回来了!”她轻启朱唇,说话的语气带着淡淡地感伤。

    她的娘亲,丞相府的女主人,顔慕枫的结发妻子。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颜清婉,你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不过却很幸运有这么疼爱自己的母亲。想到这里,林冬儿的心中有些酸涩,她一直都在单亲家庭长大,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可是却惟独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据说,她的母亲很温柔,不过却因为生她难产去了天堂。

    听到她的声音,中年贵妇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不过片刻间,她就转向自己,然后可以看到她的眸光中闪着泪光,她说:“我可怜的婉儿,是娘亲没有照顾好你!”

    看,多么温柔的女人啊!林冬儿被她怜爱的目光看得有着呆滞,不过回过神的时候,便扑进了她的怀抱中,其实她的心一点都不平静。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她真的好害怕,好无助。要面对那么多复杂的事情,要接受自己再也无法回去的事实,她也会产生脆弱的情绪。

    可是,她一直都忍耐着,她以为只要不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一定可以克服这些,然后适应的很好的。

    但是,接触到她真心担忧的眸光的时候,触动了她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她好像窝在她的怀中大哭一场,好好地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这位贵妇的身上有一种叫做“妈妈”的味道,而她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怀抱太过温暖,或者是她终于卸下了心防,竟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到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如意哭红的眼,下意识的从床/上弹了起来,有些紧张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如意不是一个能够藏得住心事的人,而且此刻的她看起来状态很不好,这让颜清婉的心有些慌乱。

    “傻丫头,说话啊!”颜清婉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小姐,出大事了!夫人她昏倒了,老爷真的是太气人了,竟然升了二小姐的姨娘为平妻,让她和夫人平起平坐,改了二小姐庶女的身份。”

    如意的这番话说得有些急切,语气很不好,怒火中带着不可置信,可是颜清婉却平静了,原来是这样啊!想想也知道,那个女人现在贵为辰王妃,怎么可以顶着庶女的身份,二娘被抬为平妻,颜芷儿成为嫡女,这是必然的事。

    “我们去看看娘吧!”没有迟疑的,林冬儿说出这个决定,然后抬出了门槛。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更不想要那些真正在乎自己的人受到伤害,而且那个伤害还是因为她。对于这一点,她心中有些不悦,颜清婉留下的烂摊子真的很麻烦。

    不过一日的功夫,整个京城都沸腾了,街头巷角都在谈论着辰王爷和顔家两姊妹的光辉事迹。虽然万岁爷发了话,要对外封口,不过总会有些落网之鱼。于是,关于真假新娘,冒牌货的话题变得汹涌起来。

    此刻,当事人却安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赫连辰轩不是不知道外面的那些说辞,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的纨绔子弟,处理起来这个风言风语最好的方式就是不闻不问,等着它冷却。

    只是,他心中却有些好奇,此刻那个叫做颜清婉的女子在做些什么?颜芷儿成了顔相的嫡女,这个身份是必须的,不然就是给他丢了脸。

    明明很想要报复颜芷儿,想要好好地给她一个永远不能忘记的教训,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得到自己算计来的一切,他的心里越来越不好过了。

    再一次看到这个贵妇的时候,颜清婉发现自己变得有些无力起来,对于这些名分什么的,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自然没有那么深刻的感受。

    可是,从那些下人的表情,和看向她的眸光中,她可以感觉的出来,很多的东西都变了。比如她这位原本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现在失了势,她的母亲都被她拖累的降了级。

    原本安静的房间,突然有了声响,她知道这是她的母亲醒来了。不过她却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刻,那个和蔼的女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可怜的婉婉,你以后的日子该有多么的艰难!”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她心中变得滚烫起来,她并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可是此刻心中却洋溢着满满的温暖。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这个显得有些沧桑的妇人,在她的心里开始认定她是她的娘亲。

    “娘,他们说您生病了,天佑好担心你!”

    这声还带着稚气的声音传入两个相拥的人耳中,颜清婉感觉到了怀中的人突然激动的情绪,她知道说话的人是她的胞弟,相府的嫡子,顔天佑!

    进了门之后,看到了颜清婉也在,少年笑着说道:“大姐也在啊!”

    颜清婉感觉得到他们看向她的眸光是善意的,而且带着真诚的关心,对着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娘亲,你要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颜清婉坚定的说道,眸光看了看顔天佑,再看了看大夫人。她知道这一刻,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中生了根,萌了芽。

    晚间的时候,颜清婉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小院里,突然想起了中午的小插曲,可爱的弟弟,和蔼的母亲,这是她一直以来都很向往的生活。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她开始接受穿越这个事实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门外有着忙碌的嘈杂声,看到如意愁眉苦脸的模样之后,她才明白,原来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三朝回门日。

    当她跟在母亲的身侧,迎接着那个伟岸的男子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本来站在他身侧,和他并肩享受众人的注视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的。此刻,却被另外一抹娇羞的面容取代了。

    看到辰王妃如玉春风的模样,颜清婉在心中冷笑,还真是风光啊!只是,那些情情爱爱,身份地位,真的要比骨肉亲情来得重要吗?要是不重要,她颜芷儿怎么会亲手毒杀自己的姐姐,来换取此刻的荣华富贵。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