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回来的人,自己看着办!红莲堡火护法的妹妹,我想我已经网开一面了。”边澈丢给七娘一句话,就连夜回了千机楼。

    岚裳一夜之间便像失了主心骨,在自己房里哭了许久,七娘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原来边澈早就知道岚裳的身份了,却仍然让她留了下来。不过现在边澈一定不想再见到岚裳了。

    良久,倒是岚裳先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她自嘲地笑笑:“姐姐,这样的结局,你是不是很满意?我终于不用再待在楼主身边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岚裳,边澈不值得你依靠,我会帮你找户好人家……”

    岚裳冷笑着打断她,“哼,好人家,像我这种没了清白之身又与暗杀组织有所关系的人,还会有谁要我?离开楼主,我就只能孤老终生。”

    岚裳的话狠狠戳在七娘心口上,她摇摇头道:“岚裳你别这么说,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

    却听到岚裳一声嘲弄,“七姐姐什么时候比我还天真了,姐姐有楼主庇佑,当然什么都不怕,我呢,什么都没有,你能照顾我一辈子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照顾你。”

    “我不愿意!”岚裳突然大叫一声,犹如面对恶人一般盯着七娘的脸,“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一点也不想跟你沾上关系,要不是你介入我的生活,或许我还能跟爹娘好好地过日子,即使穷,我们也不会有多抱怨。而你来了之后,我们就整天战战兢兢生怕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存在,爹娘在我生辰那天就被害死了,全都是拜你所赐!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让江阁主把我的眼睛治好了,好让我看看你那虚伪的面目,你总说把我当妹妹,其实根本就不关心我,从来不会管我在想什么!你知道他们在背后是怎么说我的吗?说我是狐狸精,什么都不会还和你争宠,说楼主对我好,全是因为我是你的妹妹!你要是当初没把我带到金家,我岂会受到他们如此羞辱!”

    七娘怔怔地听完她这番话,从没想过岚裳竟会如此恨她。岚裳的一字一句如万箭穿心,她无法反驳,“岚裳你再怎么恨我,你父母的事,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报仇?你怎么替我报仇?你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岚裳看着她,笑声尖利而刻薄,甚至眼神也开始厌恶起来。“你要是不想让我更讨厌你,就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会。”

    七娘沉痛地闭了闭眼,声音有些沙哑道:“好,我明天再来接你。”

    她脸色苍白地走出房间,却看到于名阳站在外面的院子里百无聊赖地来回踱步,似乎等了自己很久。不过她现在并不打算和任何人说话,径自绕道走开,于名阳却笑着将自己拦了下来。

    “小七姑娘,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我的确有要事要告诉你。”于名阳心急之下,伸手拉住七娘的胳膊。

    七娘停下脚步,不动声色地抽回手,“什么事?”

    于名阳脸上讪讪,神神秘秘说道:“是关于岚裳姑娘的,我想小七姑娘一定对这件事很有兴趣,能否借一步说话?”

    七娘不由得蹙了蹙眉,便跟着于名阳来到雪球的小窝,一进到柴房,七娘便闻到了一股香气,因为刚发生了香料的事情,她心里“咯噔”一跳,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雪球睡得十分沉,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到来而惊醒。七娘下意识地去摸了摸雪球的体温。

    “小七姑娘莫慌,这只猫只是比较嗜睡。小七姑娘是不是发现这猫这几天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雪球这几天食欲不怎么好。”可能是因为上次受到了惊吓还没完全缓过来,七娘想到岚裳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心里一紧。

    “我前两天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晚上我路过柴房的时候,正好看到岚裳姑娘从柴房出来,她说是来看看雪球,但我记得岚裳姑娘好像并不喜欢这只猫,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半夜来看它呢?所以我偷偷进去瞅了一眼,发现雪球的食盒里有吃剩的食物,岚裳姑娘怎么想到半夜给猫喂食了?我想起兽医说的话,他说这猫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导致嗜睡,长此以往还会食欲不振,营养不良,容易生病。刚好今天岚裳姑娘不在,我又来柴房看了一眼,见平常待在岚裳姑娘身边的一个小厮拿了一个食盒进来,小七姑娘想知道是什么吗?”说完这些话,于名阳朝自己笑了一笑。

    七娘下意识地望向角落里的食盒,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小七姑娘不用看了,我见那食盒里的东西不适合给猫吃,所以我立马就换走了。那小厮拿来的食盒在这里。”说着,于名阳掀开了一边的木桶。

    顿时一股奇怪的刺鼻味冲进了鼻腔,七娘向桶里面看了一眼,胃里猛地一阵翻江倒海,里面竟然是一块块血淋淋的腐肉,上面还有一些毛发,七娘很快就认出是庭院外那只死去流浪猫的。奇怪的是,已经过去了几天,却没有一点腐臭的味道,而是有股浓烈的香料味。

    于名阳马上将桶给重新盖上了,说道:“腐肉里面掺杂了猫喜欢的香味,不知道是用什么香料调的,结合今晚的事,我才发现,原来岚裳姑娘是个调香高手。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于名阳一阵感慨,七娘却听出了其中的深意。她一阵反胃,连忙将雪球抱出了柴房。

    于名阳连忙追了出来,“小七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前两天的兽医是你请的吧,多谢。”七娘还没等于名阳说什么,就抱着雪球匆匆离开了。

    翌日,七娘将岚裳送到静水村,岚裳没有直接回原来的屋子,而是拿着不多的行李,在悬崖边的坟前站了一会。

    她突然道:“七姐姐,谢谢你送我回来。还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最亲切。虽然冷冷清清,但好歹还有爹娘陪着。”

    七娘沉默着,看着岚裳的目光变得疏离,而又十分地复杂。

    感受到身后的冷漠,岚裳无所谓地笑笑,“七姐姐,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想把我的秘密分享给你听。”

    岚裳转过身来,七娘这才注意到岚裳今天的打扮比平常还要隆重,她漆黑的发上戴满了各式各样的发钗,都是边澈差人买的,唯独不见她以前日日戴在头上自己送给她的那支。因为装饰太多,让她本来就小巧的脑袋显得有些笨重。吹弹可破的鹅蛋脸上也抹了精致的妆容,衣服穿的是华丽的紫色绫罗裙,似乎要将在金家别院得到过的荣华富贵都穿戴在自己身上才肯罢休。

    岚裳露出孩子般烂漫的笑容,却在浓妆的遮掩下让七娘难以辨别它是真是假。岚裳用她一贯软绵绵的声音说道:“七姐姐应该已经知道香料的事了吧。本来我不想对姐姐心爱的猫下手的,可是楼主为了姐姐分心,我又不能对姐姐怎么样,就只好可怜那只猫了。我知道楼主一直都不喜欢我,他说我是岚伊的妹妹,要不是看在姐姐的份上,我早该死了。从那日起我就开始嫉妒七姐姐了吧,于是我偷偷在楼主的饭食里加了一些特制的食用香料,一种让男人对女人欲罢不能的香料,所以楼主很顺理成章地要了我的身子。楼主对我很好,什么都依我,我以为我得到了他,可是慢慢我才发现,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他对我的好,全部是做给姐姐看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吧。”岚裳说完这句话,眼神里充满了悲哀和怨毒。

    “我从小就对香料情有独钟,可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虽然我们家很穷,买不起香料,但是我从书里面学到了很多香的制法。在我十二岁那年,我的机会来了。”岚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说道,“那时候红莲堡的老太婆到处在穷苦人家搜寻长得漂亮又聪明的十几岁的女孩作孙女,我被他们的人找到了,我不愿意跟他们走。但是他们的条件太诱人了,说只要我去,他们就能让我们家衣食无忧。恰逢那时候闹饥荒,爹娘瞒着我答应了他们。听说我喜欢香料,于是他们还差人送了一盒贺兰香来,说一个月后,来接我。”

    七娘的心里不知为何渐渐冒出一股冷意,过往惊人相似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花念云与十四岁的她的第一次相见,自己的人生就此改变。

    “七姐姐到现在还以为岚伊是我的亲姐姐吧。”岚裳说罢,似笑非笑的眼神往七娘脸上一扫,见七娘瞪大了眼睛,岚裳似乎很满意,“岚伊跟我们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她不过是我爹娘救助过的一个差点死掉的小乞丐。在爹娘擅自决定了我的人生之后,一个念头也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我求他们收养岚伊,这样我走后他们也不至于孤单寂寞,于是他们真的收养了岚伊,并让她作为我的姐姐。我什么都让给岚伊,我吃的穿的,全都与她一起共享,岚伊对我们家感恩戴德,我看她已经恨不得下辈子给我们做牛做马了。一天我和岚伊出门采野菜,迎面来了几个地痞小流氓,他们骂岚伊是野种,我就上去推了带头的男孩一下,那群小孩就拿石头扔我们,用木棍打我们,结果我的头流血了,昏迷不醒。后来听说我发了高烧,醒过来的时候眼睛就看不见了。我本来只是想让岚伊对我心怀愧疚代替我去红莲堡,所以就找到了几个平日里喜欢欺负岚伊的男孩,跟他们说,如果他们按照我说的办,我就找机会给岚伊下药,让他们每个人都摸岚伊一下。哈哈哈,没想到那些流氓真的答应了。这回我就再也不用离开爹娘去那个鬼地方了,这正是我所愿的,不过岚伊可不这样认为,她觉得是她害了我,哭着说要代替我去红莲堡。爹娘没办法,就让岚伊打扮成了我的样子,可是岚伊那时候已经十六岁了,根本蒙混不过去。不过上天待我不薄,我没想到岚伊竟然身怀武功,红莲堡的人一下就看中了她。”

    岚裳笑的前仰后合,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对,那些人是我找来的,谁知道那些笨蛋下手太不知轻重了,不知道适可而止。噢对了,我眼睛失明的事,也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我在贺兰香里偷偷加了硫磺,果然没有亲自实践过,反倒害了自己,这也是自作孽吧。还好有七姐姐和江阁主,治好了我的眼睛。”岚裳笑得浑身发颤。

    七娘的身子一个猛地剧颤,眼睛似充了血般赤红,她的手握得发白,从嘴里迸出几个字:“你个疯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