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娘循着寺庙的石板小径一路折返,身后有一人叫住了她。

    “小七。”声音轻轻浅浅,温和如风,一如它的主人。

    七娘回过身,有些惊讶地看向身后的人。

    “江阁主?你……你怎么在这?”

    江柒寒笑了笑,清浅的目光中也溢出笑意,“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遇到了,看来我和小七的缘分不浅。”

    七娘没有听出江柒寒言语中的打趣,疑惑道:“江阁主也是来求签的吗?”

    “我本来是来陪朋友求姻缘的,只是他在这碰到了那个意中人,就毫不留情地把我撇下了。”江柒寒一面说,一面露出无奈的微笑。

    听他这么说,七娘抬手掩了掩情不自禁的笑意,“那我有些同情江阁主了。”

    “小七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可否陪我这个孤家寡人一起喝喝茶呢?”江柒寒的青衫在微风中轻轻摇摆,阳光温暖地洒在他清秀的脸上。

    “好。”七娘很快就答应了。

    两人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事实上,我方才看到小七,不小心听到小七和方怡师太的对话了。恕在下冒犯,擅自将小七的签拿了回来。”江柒寒说着,便把七娘方才放在寺庙里的竹签递到了她面前。

    七娘讶异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虽然是下签,但是我却不认为它就是不好的结果。凡事都有极端的两面,你看到的表面或许是坏的,但是从另一面说,它又何尝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呢?当然我不太清楚小七与弟弟的故事,只是单从一个旁听者的角度来看,小七虽然暂时还无法与弟弟相认,但好在小七已经找到了他,这不也是好的一方面吗?只要小七和弟弟还共赏一轮明月,就还有很多机会能够化解彼此之间的矛盾。小七要是只看签上表面上的字,而不去化解它,不就是丢掉这个与弟弟重归于好的机会了么?就如同我,虽然自知小七是千机楼的人,你我理应不相交,我甚至该将你视为敌人,但我却很愿意与小七成为朋友。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下签一样,虽然互相站在敌对面,但我们仍旧能够像朋友一样谈心。小七觉得这是好还是不好呢?”江柒寒一言一语,如同徐徐吹过的暖风,轻轻划过七娘的心头。

    七娘的眉头舒展开来,沉郁的心情也忽然豁然开朗,她接过江柒寒手中的签,微微一笑,“江阁主说的对,是我的想法太过狭隘了。”

    江柒寒微笑道:“那小七可要去解签?”

    七娘摇摇头,“不了,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江阁主已经替我解了签。”

    两个人相视而笑,下午的阳光,已经没有那么烈了。

    离慈念寺最近的一间茶馆里,江柒寒和七娘坐在楼上的雅座上,眺望着通往寺庙的石板台阶。

    江柒寒将沏好的龙井推到七娘面前,说道:“听闻这家茶馆的茶口味甘醇,小七试试看。”

    “谢谢,江阁主今日没想过为自己求一签吗?”

    江柒寒不经意道:“我命运孤煞,求与不求,又有何不同。”

    七娘怔怔地看着他,江柒寒却抬头朝自己一笑,“在下玩笑话罢了,小七不用介意。我不过不太相信求签这种东西,我觉得,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求而不得,还是求有所得,都是靠自己的想法来改变的。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不会刻意去求它。但是相反,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就一定要得到。”

    江柒寒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七娘在他那仿佛能够融化冰霜的笑容里,似乎看到一些凌厉。

    不过很快,那种若有似无的锐气就被江柒寒温暖的微笑所取代。他绘声绘色地跟七娘讲解了各种茶的味道与功效,那神采洋溢的表情,娓娓动听的讲述,悦耳轻扬的语调,让七娘不由自主地认真听了起来。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枯燥乏味的茶道,在精通它和喜欢它的人面前,竟会变得如此有趣。一晃时间就不知不觉过去了,七娘的心情异常舒朗起来。

    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才从茶馆离开,七娘正要跟江柒寒辞别,就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寺庙的石阶上走了下来,走在前边的一个人正是白玉莹。

    七娘的脚步突然顿住。江柒寒看到走下来的两个人,像是认识白玉莹身后的那个男人,笑了笑:“看来我朋友这次吃了闭门羹。”

    白玉莹也看到了他们俩,她朝江柒寒微微欠了欠身,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又看了七娘一眼,就转身走了。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朝白玉莹挥了挥手,兴奋地大喊道:“白姑娘,下次我们有缘再见啊!”

    但是白玉莹并不理他。原来江柒寒所说的朋友的意中人,指的就是白玉莹。

    男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朝江柒寒道:“嘿嘿,柒寒兄,你不会还在等我吧?”

    “我在这遇到一位朋友,就与她喝茶闲聊了一会,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和白姑娘。”江柒寒说着便望向七娘。

    男人看了看七娘,见对方是位大美人,连忙一本正经地拱了拱手,“这位姑娘好,我叫独孤煌,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七娘冷淡地点了点头,对江柒寒道:“今日多谢江阁主的茶,我先回去了。”

    江柒寒微笑道:“那我们改日再一起喝茶吧。”

    江柒寒目送着七娘离开,很久未移开目光,独孤煌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望向男人,微微蹙眉。

    “哎哟我的柒寒兄,别看了,人家姑娘早就走远了!嘿嘿,原来柒寒兄也不是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啊,今天开不开心?哈哈哈,没想到柒寒兄今天也有偶遇啊!这不是慈念寺,简直就是姻缘寺啊!你应该也去算算姻缘的。你看我给你们创造了一个那么好的机会,你今晚得请我大吃一顿才成啊!”独孤煌哈哈大笑,一个劲地说个不停。

    江柒寒却转身没有搭理他,径自走在前面。

    “喂喂,柒寒兄,这顿饭到底请不请啊?”

    江柒寒轻笑一声:“请。”

    两人在一个酒肆选了个雅间落座,江柒寒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温润如墨的眼睛里漾着柔光,更添一份不沾浊世的神采,若是哪个女人见了,估计就要芳心暗许了。独孤煌一边喝酒,一边大口吃着肉,略带稚气的面庞满面红光,他凑近桌子,将脸靠了过去,揶揄道:“柒寒兄,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过我那姑娘的芳名,这太不够朋友了吧!你连名字都要独享吗?”

    江柒寒抬眼看了他一眼,说道:“她叫叶七娘。”

    “叶七娘?诶!这个名字好啊!够霸气!”独孤煌拍桌喝道。

    “你跟白姑娘相处如何,是不是被拒绝了?”江柒寒扬眉一笑。

    独孤煌摆摆手,愁眉苦脸道:“唉别提了,人家姑娘压根就不想理我。你说我这么风流倜傥的她瞧不上,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啊?”

    江柒寒夹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细细咀嚼道:“不想知难而退的话,你可以去问问白姑娘的叔叔。”

    “你说那个落拓大叔?我觉得他一点不像白姑娘的叔叔啊,白姑娘真是他侄女么?”独孤煌一边吃肉一边口齿不清道。

    江柒寒的吃相跟独孤煌相比起来很是优雅,吃的时候细嚼慢咽,说话的时候也放下筷子,他正襟危坐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白崇确实不是白姑娘的叔叔。”

    独孤煌侧着身子饮了一口酒,随口问道:“那是谁?”

    “轩辕崇。”江柒寒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名字。

    独孤煌突然被酒给呛到了,猛地咳嗽,然后他好不容易才顺了气,涨红着脸问:“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轩辕崇不是早就被满门抄斩了吗?你是不是在跟我说笑?这事可不能乱说啊!”

    江柒寒一脸冷漠地瞟了他一眼,“上次我在武林大会上,给白崇检查身体,看到他脸上的人,皮面具,而且他内力深厚,喝了毒酒还能将其逼出来,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那你怎么确认他就是轩辕崇?”

    “我小的时候曾见过他,他的左耳边有一颗红色的肉痣,我在白崇左耳边同个位置也看到了。”江柒寒回忆着那晚的事情。

    独孤煌大口嚼着肉,嗯呐嗯呐地问:“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那么清楚,你跟轩辕崇很熟吗?”

    “不算很熟,只是在奇花谷见了几次面而已,轩辕崇特别喜欢逗孩子,所以我对他印象深刻。轩辕崇和凤曦姑姑是好友,故经常去奇花谷探望她,我那时正好在奇花谷学习,偶尔能看到他与江谷主比试轻功。”江柒寒甚至还记得轩辕崇将他扛在肩上,让他骑着自己的肩膀到处乱飞的场景。

    “对哦,我突然想起你跟江谷主也有一层亲戚关系,唉,你的命怎么那么好,年纪轻轻就是寒江阁的阁主,还跟十几年前医术绝世的奇花谷谷主是亲戚。对了,你还跟他学习医术,那他还算是你的师傅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独孤煌哀叹道,又往自己杯子里续满了酒。

    江柒寒一阵讶异,“命好?”

    “难道不是吗?总比我空有一身抱负,却一事无成的人命好吧。”

    江柒寒目光暗暗,眼底的光捉摸不定,他郁郁道:“做一名潇洒自在浪迹天涯的剑客,也没什么不好。”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