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司判倾城:大佬总是无心工作 > 第一章 凭什么让我去人间?
    “夜王殿下,韩晓溪求见。说是要同您聊聊夜王府最近新颁布的新规。她……情绪好像有些激动。”

    黑衣侍卫恭敬的跪在大殿之下,幽幽的蓝火照耀着冷光,竟投影不出任何影子。

    寒冷的气息甚至能钻入地砖之中,让它们也咿咿呀呀的发出哀怨的声响,像是在奏鸣着灵魂之乐。

    这里是地府。

    幽冥之府。

    人死后将要去往的地方。

    前不久,旧夜王也就是地府之王,在除魔大战中失踪,地府开启了旧夜王定制的应急预案,让其独子新任夜王玄墨继位。

    人称他是历代夜王中最杰出的继承人。

    果然……

    这外貌就有常人无法匹敌的黑暗气场。

    玄墨冷意而削瘦的面庞透露出傲人的寒气,微张薄唇便说道。

    “那规定并非是我能左右,她能找我吵,又岂能到天帝那去吵。且将她打发走便是。”

    韩晓溪是他座下的首席司判,已在地府待了几千年,判刑也是一丝不苟。

    只是她这性格有些过于执拗。

    那侍卫听令便出去回话,可没想到的是,回来的时候竟然是被一女子拎着衣领揪回来的。

    “殿下,你这避而不见又是何意?”

    韩晓溪那一板一眼的性格,从不会说什么阿谀奉承的话。

    当然,这也是做判官的基础素养,只是在上司面前也这样讲话,便显得有失礼貌。

    “请你放下麒麟。他只是我座下的神兽,不要迁怒于他。”

    玄墨目光阴寒,身着一件黑袍法器,遮了他面庞的三分之一,韩晓溪看不清他的全部面容,只看得那瘦削的面颊骨棱角分明。

    听闻玄墨的话,韩晓溪便将手松开,那人便立刻化为了一头神兽,眨眼间便逃离了神殿。

    看得出来,麒麟可真是怕极了这位女判官。

    “好,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为什么我现在必须去人间执行公务?人所犯下的罪孽,等死后到地府来断案即可。这得加大了我们判官组多少业务量?我在地府的工资也才是工薪阶层。”

    韩晓溪将手抱在胸前,面色不改的望着自己的上司玄墨。

    她有着一头如墨的长发,却散发着漆亮的光泽,如黑夜之月一般。

    谈到情绪激动之处,如密网般的白色织雾便尽数呈现在她漆黑的瞳孔之中,指尖也散发着织雾的痕迹。

    “去人间执行公务是天帝下令修改的办案方式,你找我是完全没有用的。”

    玄墨起身走下湿滑的地府台阶,鞋尖却不沾一滴水露,微微抬起头,才让那双如墨的眸见到了一丝光亮,与韩晓溪眼中的迷雾交织在一起。

    “没有用?你作为上司,就不能同那天帝老儿解释一下,我们地府的事务也是非常繁杂的。身为判官自是要喝断情之水,炼红莲之火,受灼心之痛,修天地之道,方可主宰地府之法。如此辛劳,为何还要增加任务量?”

    韩晓溪已不知自己多久没有休假过,无法与人相爱也已罢了,她独身一人早已习惯。

    但她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嘲讽。

    来之前还被手下判官私下嘲笑,说这首席判官竟不知阳间情感,不过是机器一般。

    纵使判罚正确又如何,还不过是地府无感情的工具罢了,思索至此,她瞳孔之中的迷雾又浓密了几分。

    玄墨定定的站在她身前,勾起嘴角的一笑,却显得有些苍凉。

    “薪资双倍。只要不干扰阳间秩序,给你所有使用法术的特权,再给你加派人手组建你自己的小组。不过,案件并非你可选择。”

    说着,玄墨抬起手,将手心朝上。

    一阵蓝色的气流动于上,汇聚成了一张图像。

    “这是天帝委派的单子,解决它,赏五千金。”

    韩晓溪听闻此言,眼前的织雾尽数散去,用白皙如纸的手指,将那图像吸收入体内。

    “交给我了。”

    她灿如雪霁初晴般的笑,似是一朵彼岸之花,开到罪恶的尽头,却又一尘不染。

    现在,她满心想着的,只有那五千金,足够她买件上好的新法器了。

    “晚些我便让小组去你那报道,对了,这次你要和新上任的阳间事务部长言霖搭档,先去事务部找他吧。我还有事,慢走不送。”

    话音刚落,玄墨便化作一阵烟雾,消散在空气之中。

    嘴里说着慢走不送,实则就是在赶人,想让她早点滚离视线。

    韩晓溪无奈的摇摇头,新任夜王如同前代夜王一样,这脾气是一如既往的臭,根本不用想他会给人好脸。

    她早已习惯。

    前代夜王是她的养父,看着新王的上任,她总觉得心里有些欣慰,仿佛是养父还在世一般。

    明亮的眼眸暗淡了几分,可也只有那一瞬,转身的步伐依旧潇洒自然,瞥见了角落里的麒麟兽在痴痴的笑,那笑容里有一些幸灾乐祸。

    敢笑我……

    白色织雾似疯狂生长的植物一般,攀着地府潮湿的地面缝隙便向那麒麟兽快速蔓延过去。

    眼见韩晓溪认真起来,麒麟兽便“嗷呜”一声,一溜烟消失在黑暗之中。

    打不过,人家还不会躲吗……

    反正,后面有你难受的时候。

    韩晓溪从麒麟兽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中,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但却无法知晓。

    就在这琢磨思绪的间隙中,她已到了地府的事务部,敲了敲门口的岩石,唤醒了守门人。

    哦不,这应该叫守门石。

    没几秒,千万个守门石便在门口一齐应道:

    “恭迎司判大人。”

    “谢了。”

    韩晓溪嘴角一勾,便抬起月白色的裙摆,信步往里面走。

    忙碌的地府员工正在处理着繁杂的事务,眼见韩晓溪的到来便飞快的行礼。

    等她穿过了川流不息的人群,才看到了尽头的黑色小房屋。

    这房屋漆黑如墨,不反射任何的光芒,甚是奇怪。

    纵使她在地府呆了这么多年,还尚不知晓这阳间事务部部长,竟然居住在如此空间之内。

    正当她思索之时,身后突然有一个深沉的声音说道。

    “法器不错。”

    这声音虽十分有磁性,但却透着阴凉与寒冷。

    言霖觉得这法器有些眼熟,似是上古神器。

    “法器?你……”

    韩晓溪想回身看他,却被他用温热的手臂禁锢住了身体,这样一个半拥抱的姿势,看起来有些过度亲密。

    “嘘,进门再说。”

    说罢,那漆黑的房屋便融化出了一个圆形门,他便这样推着她进入,任凭她如何挣扎也不可多动半分。

    “可以放开我了吧。”

    在地府,尚且没人敢如此对待她。

    因此,言语里有着不少的愤怒,翻飞的月白色衣裙也散发着流动的光芒。

    若是低阶的侍从,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精纯法力流动,而他却毫发无伤。

    此人实力果真深不见底。

    不安的情绪一点点从寂静的空气中蔓延至她的呼吸。

    韩晓溪急促而不安的想扭转身体。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似是要将她吞没一般。

    “别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