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司判倾城:大佬总是无心工作 > 第五章 和你可不止是工作
    就在这时,言霖本是冷峻的面容却突然有了变化。

    似乎发生了什么?

    接着,言霖站起身来,一步步靠近自己,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韩晓溪背后的手指尖已然萦绕着织雾,将翻飞的白雾拧成细绳,随时准备着发起攻击。

    谁知,言霖依旧是快速逼近,丝毫没有减速!

    她随即将白雾化作无数的细密利剑,飞速的射向他的身后,速度之快已是肉眼无法看见,试图阻止他的靠近。

    她本以为这是胜券在握。

    却似乎被什么无效化了。

    就连修炼万年的仙界真人也未必能躲过这雾花霜剑,却对此人无效。

    就在韩晓溪面色微露诧异之时,言霖将她一把揽入怀中。

    ......

    “是的,她便是我心仪之人,只是近日来闹了别扭。”

    言霖大言不惭的说道,还将她搂得更紧了几分。

    霸道的臂膀拦住她的肩,容不得她挪移半分。

    “……”

    什么……

    韩晓溪自是上任首席司判已有数年,纵览这天地之间,也尚未有几人敢如此调戏自己,更别说这肌肤之亲。

    况且,两人只见了一面?

    韩晓溪敏感发达的理智神经也在此刻被莫名的气氛压制,只得望着眼前的冷峻的言霖。

    心里有无数的话语想喷薄而出,却无法操控自己的嘴唇运动,就这样愣愣的僵在原地。

    接着,就在外人的目光之下,言霖将嘴唇轻轻贴在她的面颊之侧说道。

    “你自然一些,我稍后给你解释。”

    温润的男性气息打破了她的警戒距离,洒在韩晓溪的耳朵上,引得她微微战栗。

    韩晓溪似是被摄心魂魄了一般,故作淡定的露出了皎洁的干净笑容,说道。

    “是的,我们只是闹别扭了。不过,我们也只见了一面而已,我们只是工作关系……”

    虽然言语上十分配合,可韩晓溪身体却在暗自挣扎。

    如今韩晓溪是打不赢,也骂不出,只得任凭他将自己当成鱼肉,任其宰割。

    她讶异自己摆脱不了言霖的力道,可在外人眼中这扭捏更像是情侣之间的撒娇。

    “对。不过,你放心,以后可不止是工作而已。”

    言霖语气里的暗示,是再明显不过。

    她的脸刹那间就浮上一抹嫣红。

    他目如黑墨,如死水一般无生机,不会笑也没有任何表情,一如一开始那般冷峻。

    望着她时,韩晓溪却从他的心底看到了一丝温暖。

    但这温暖一闪而过,便再也消失不见。

    似是一滴温水,潜入了无尽的冰冷海洋,再找寻不到一点点的踪迹。

    ……

    他也是同她这般,会有动心的吗?

    他也有那么一秒,会喜欢自己吗……

    喜欢?

    她在想些什么……

    ……

    就在这时,言霖察觉到远处有个身影快速离去。

    这才将韩晓溪放开。

    原来,是两人的一举一动已经暴露,皆在他人的监控之下。

    “这……”

    她刚想开口询问,这其中的缘由为何。

    但言霖眼神流转,蓦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那冰冷的寒意似是转为了炽热的流火,燃烧在她的心间。

    “嘘,别问,晚上回家再告诉你。”

    说着,臂膀更搂紧了几分。

    眼见这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还被挂在树上的中年男子可坐不住了。

    “我说……两位大佬……你们这样秀恩爱可不好吧,且先把小的放下来,可……”

    话还没说完,言霖抬手便用法术封住了他的嘴。

    史上最“幸福”的囚犯,不仅要挨罚减阳寿,还要享受吃恩爱狗粮的幸福。

    “一会儿菡萏会来带他回去,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韩晓溪推着他的身躯,想要挣扎抽身。

    “什么时候你也有发言权的?”

    “你……”

    “我可是比你还官高一阶,是谁给你的资格命令我。再说,我能触碰你这个老剩女,你不应该是感激的痛哭流涕吗?”

    说着,这眼神还在她身上上下流转,但却没有丝毫的猥琐气息,他似乎只是用灵力在试探她身上的法器。

    看得出来,他对【遗失奇迹】的兴趣很大,比对她都大。

    若不是言霖样貌深得她心,早就一司判笔戳瞎他这流氓的双眼……

    “老、剩、女!”

    这一字一顿,已然是到了发怒的边缘。

    见韩晓溪已经在抓狂的崩溃状态,言霖不得不加大了力气,将她紧紧揽在怀中,避免韩晓溪直接揍过来。

    正是此时,一红衣如火的女子轻敲了一下柴扉。

    “我的天,尸语者……”

    韩晓溪自很久之前便知晓,地府有尸语者的存在,但至今依旧是从未见过真容,恐是千百万个地府之人也未必能出一名尸语者。

    没想到,她竟然出现在韩晓溪的眼前。

    她穿着如火一般的鲜红长裙,浑然一体,似是将红莲业火绽放于裙摆之上,将皮肤与肉体尽数燃尽,只剩下空灵的骨骼。

    这是她读懂尸语的法器之一,名为“红莲”,可帮助她的灵力更好的进入尸体之中。

    或许是通晓尸语的代价,她却没有清秀的面容,只有一颗空洞的头骨在活动着。

    “你好,我是火菁,一般的案子我是不接的,可是这次,天帝让我来也不得不来。不过,我好像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声音是清脆好听的,可画面却是十分诡异,只有那下颌在空中舞动。

    说罢。

    她还伸出骷髅般的手指,指了指眼前的男人与女人,提醒了韩晓溪一下。他俩这紧密相依的模样,似是如胶似漆的多年夫妻。

    看来,地府的绯闻也是有几分真。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韩晓溪一把将他推开,厌烦似的将目光放在别处,故意不去看言霖。

    言霖顿时眸光微暗,似乎韩晓溪的故意撇清,让他有些介意。

    “火菁你是主修治愈系是吗?”

    韩晓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询问道。

    “我……只负责缝尸体,这也算吗……”

    火菁有些不太确定,犹豫着斟酌自己的词汇,用的似乎还是有些不太贴切。

    “缝……那你应该也比我强,跟我来!”

    言语间,两人便进入了屋内,火菁看到了床榻之上,已经被重伤的女子。

    “这……是谁干的?”

    火菁怒意盎然,快步走向那已半昏迷的妇人。

    女童有些紧张,又是挡在妇人身前。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