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云雨之后,小丫鬟绿荷变得更加的温柔和顺了。

    黄平凡整理好衣裳,打算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因为刚刚沐浴雨露,小丫鬟走不动了,逛街变成奢望。

    就在黄平凡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绿荷走了过来,再一次帮着黄平凡整理衣角,就像一个新婚的妻子一般。

    “小心点。”绿荷有点不大放心的说。

    黄平凡有点感动的,再一次紧紧抱住小丫鬟,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放心,我都二十三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告别绿荷,黄平凡带着几百个金币,晃晃悠悠的走出宅院,痞里痞气的完全不像一个大少爷,反倒有点像大街上的混混。

    来到家族大院的门口,见到一个守门的老头。

    黄平凡一屁股坐在老头的身边,嬉皮笑脸的说:“老头,辛苦了!”

    老头很随意的抬起头,扫了黄平凡一眼,脸上没有半点应有的谦卑和恭敬。仿佛黄平凡不是主人,他也不是一个奴仆。反倒像是他是大人物,黄平凡只是一个小蚂蚁。

    “草,这个黄家黄门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些奴才们,一个个的都不像是奴才,主子反倒像是奴才了?”黄平凡心里暗暗吐槽。

    见到老头如此态度,黄平凡心也冷了,原本想跟老头发展发展感情,拉拢拉拢一下他。就算他不是高手,起码也能凑个人头不是?

    黄家黄门有多大,有多少人马,有多少财富等等,黄平凡不是非常清楚。他所知道的,仅仅是大总管小包袱之中的那些契约。但是,黄平凡也知道,大总管敢拿走能拿走的,一定不会是最最重要的部分。也不会是非常普通不大值钱的部分。

    黄平凡在黄家黄门,算是自己人的人马,也就是绿荷一个人。

    奈何守门老头不搭理他,他也只能作罢。

    但是,就在离开之前,黄平凡还是在守门老头的桌子上,丢下了几十枚金币。

    就在黄平凡大摇大摆的离开之后,守门老头的脸上变得柔和了很多,微笑的自言自语:少爷好像变得有点不大一样了呢!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黄平凡很随意的逛着,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商铺楼阁。

    几百金币,黄平凡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多少,他似乎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走进一个兵器店铺,黄平凡见到了琳琅满目的兵器,但是每一把兵器,都是价钱不菲,动不动就是百十个金币,贵的甚至是上万金币,几十几百万金币的都有。

    “嘶——”黄平凡吸了一口凉气,深深地被震撼到了。

    一把兵器,几百万金币,这是什么概念?

    黄平凡身为一个玄夫境第一重的小高手,身上带着几百金币,都感觉到一点重量和碍手碍脚了。如果几百万金币,那是要多少辆马车,才能拖得动?

    原本想要挑一把兵器,随身携带着装逼,但是,最后黄平凡还是放弃了。

    走出神兵阁,黄平凡大概知道了,其实金币在凉州城,算不上最上等的交易货币,玄石才是。

    想到自己的口袋中只是区区几百金币,黄平凡一时间也就没有了逛街购物的心情,整个人神情显得有点落寞。

    看来,黄家真的很穷呢!

    黄平凡找了一个饭店,打算先进去吃饱肚子再说。

    凤秋楼。

    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饭店,平时富二代们,都喜欢到这里来吃饭。

    但是,黄平凡并不知道这些。

    埋头走进凤秋楼,黄平凡打算走一个地方坐下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二楼有几个富二代指手画脚,嘻嘻呵呵的谈论着刚刚走进来的黄平凡。

    “呵呵,那个废物,居然也敢到这里来吃饭,胆子肥了?”

    “呵呵,就像一个乞丐一样,还是什么大家族的大少爷,出门居然孤零零的一个人,哎,看着就心酸。”

    “什么大家族,黄家如果没有那个太祖,连三流小家族都够不上了。”

    “就算是有他们的那个太祖在,顶多也只能勉强算是一个三流小家族吧?”

    “顶多就是一个三流小家族,还是很勉强的。毕竟,家族的强大与否,并不单单是靠着武力,只是会打架,那也是发展不了家族的。”

    “黄家现在还剩下些什么?我敢说,就是一个空壳子罢了。虽然没人敢去抢夺他们家的东西,但是在生意上被打压的根本就没有进项了,照样还是屁都不敢放。”

    “嗤,一个空壳子的所谓家族,我看他们家的老祖一旦不在了,一切都会转眼而逝的。”

    “曾经何等辉煌的家族啊,居然败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悲可叹!”

    “切!你们说得好听,谁的胆子够肥的,上去欺负欺负那个废物一下啊!如果有谁敢去欺负他,我算你英雄!”一个长相非常儒雅的贵公子,一边扇着扇子,一边笑呵呵地说。

    周边的人一听,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

    是的,黄家确实是败落了,只剩下两个嫡系,一个凉州第一高手的太祖;一个废物之名远扬的黄家大少。

    但是,就算如此,依然还是没人胆敢随便招惹的,毕竟凉州第一高手,不是说说而已。

    但是,就在大家以为没人敢当出头鸟,只会在心里暗骂摇扇子的卑鄙无耻的时候,居然真的有人站了出来。

    “我去!我要看看那个废物受了欺负,会不会跑回家里去找他的太祖。”

    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三流小家族刘家的嫡系大公子。

    刘家大公子,名叫刘忙,是凉州城内最近刚刚冒头的混不吝。

    就像他的家族刚刚跻身三流小家族一般,他也是刚刚蹿红的一个小人物。凉州城的贵族圈子,他暂时还是难以跻身进去的,没几个人看得起他这个暴发户。

    见到刘忙自告奋勇的要去羞辱黄平凡,众人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是的,要让他们去招惹黄平凡,几乎没人有这个胆量。但是,如果有人去做,他们还是非常乐意见到的。

    嘭

    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的黄平凡忽然撞人了。

    “你拓麻德瞎了,走路都不看路,连你家流氓爷爷都敢撞,我看你是胆肥了吧?”刘忙很刁蛮的大声叫骂着。

    “对不起!不好意思啊!”

    黄平凡很和气的道歉。

    这种做派,真的是与他的身份不合。但是,黄平凡骨子里是一个非常有素质的人,更重要的是,黄平凡能够看得出来,自己真的打不过人家。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不宜来硬的,自己不但是本身没什么武力。更加没有任何的后台。如果跟人家来硬的,不但现在会被人家打了,甚至都没人帮他找回场子。

    啪

    刘忙对着黄平凡白嫩嫩的脸蛋,狠狠一巴掌甩下去。

    嘶——

    四周一片吸凉气的声音。

    这可是凉州第一高手唯一的一个亲人啊!刘忙居然胆敢大庭广众的,就这样无遮无拦的给他一巴掌。

    除非凉州第一高手一辈子都不知道,否则......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