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不明显吗?我们还没找到龙窟,先进了蛇窟了!这下我感觉我们要完!”林羽也是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

    “要不你让你的呱头蛙开个白雾,然后我们在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杀出去?有鸭哥他们三个在,杀出一条路还是可以的吧!”胡涂想了想率先开口说道。

    “对不起,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佐助(呱头蛙)的白雾没有保护作用,它只能遮住视野!我看可能不行!”林羽摇了摇头说道。

    “遮住视野就可以了啊!它们不知道我们的方位,我们就可以趁机杀出去啊!”

    “不可能的!蛇类生物捕猎靠的不是眼睛,是气味和热成像!我们怎么也多不过去!”许常州再次开口给胡涂解答道。

    “那怎么办?难道在这里等死吗?”虞衡紧张的看着四周的紧紧盯着他们的阿柏蛇群和阿柏怪们。

    “我想它们应该打不过哥达鸭它们三个!所以它们只是敢围住我们,不敢率先攻击!”许常州看着久久没有靠近自己这边的蛇群分析道。

    “鸭哥,上去把他们灭了!我们还要去找龙窟呢!不要浪费时间了!”听完许常州的话胡涂也硬气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哥达鸭说道。

    “你是不是傻!我们这边只有八个宝可梦!打得过对面的只有三只,如果他们冲上去对付阿柏蛇和阿柏怪,那我们就可以被这些蛇咬死!哥达鸭是为了保护我们才没有冲上去的!”许常州再次开口说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如果只是风速狗和怪力上去对付不了它们,但是哥达鸭上去风速狗和怪力如何一个都不能保证护我们周全!”

    哥达鸭看了眼许常州然后点了点头,之后又警惕的看着四周的蛇群。

    “老许,你最聪明,你快点想想办法!总不能我们被它们围死在这里吧!”林羽对着许常州焦急的说道。

    “我在想,不要吵!让我想想,给我安静一下!”许常州紧张的看着四周的蛇群说道。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包围着他们的阿柏蛇没有减少,反而还有增加的趋势,这让许常州更加焦虑起来。

    “我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风速狗靠着速度应该可以冲出去!然后我们在这里等风速狗找救援来吧!”许常州皱着眉头说道。

    “狗爷,听到了吗?冲出去不用和他们纠缠,然后找人回来救我们!”虞衡听完立马对着风速狗说道。

    “等等!”在风速狗快要跑出去的时候,许常州忽然喊道“风速狗现在不能走!”

    “为什么?你不是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吗?”虞衡生气的对着许常州质问道。

    “你没发现阿柏蛇在不断超多吗?如果风速狗走后阿柏蛇的数量多到哥达鸭他们对抗极限,我们也完了!风速狗出去我们起码要在这等两个小时!”许常州解释道。

    哥达鸭忽然转头对着风速狗叫了两声,然后风速狗疑惑的也会叫了两声,怪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也对着风速狗叫了两声,最后风速狗点了点头,忽然后叼起虞衡把他甩到背上对着森林蜥蜴喊了两声便直接向着蛇群外冲了过去。

    “狗爷,这…这…”坐在风速狗背上的虞衡紧张的大叫着。

    阿柏蛇群看着忽然向自己冲过来的风速狗,快速向着风速狗冲的方向汇合。有的把自己身子绷紧准备在风速狗冲过来的时候弹起咬向坐在风速狗背上的虞衡。

    风速狗也发现了他们的动作,立马对着前方使用了一击喷射火焰,使得前面的蛇群不得不散开。在蛇群散开后风速狗的速度更加快了,之前一瞬间便穿过了包围。

    就在虞衡以为自己已经被风速狗带出包围圈的时候,忽然在他的左边一条眼睛是三角形的,嘴不像阿柏蛇那样大,但是里面长满毒牙阿柏怪张着嘴巴向他扑了过来。

    “啊!”看着那满嘴毒牙的嘴巴里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虞衡恐惧的闭着眼睛举起手臂挡在面前大叫起来。但是过了很久虞衡也没有感觉到被那阿柏蛇咬到。

    虞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前的那条刚刚扑向自己的阿柏怪早就已经不见了,转头一看只见那条阿柏怪居然飘在刚刚扑向自己的位置。

    原来在那条阿柏怪扑向虞衡的时候,哥达鸭瞬间用念力把那条阿柏怪控制住了,这才让虞衡可以顺利的在风速狗的带领下冲出去。

    “狗爷,多谢你救我出来,但是我这样不管朋友是不是不太好?要不我们回去救他们吧!”虞衡看着越来越远的蛇群,摸着风速狗的头说道。

    风速狗还没回应,虞衡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当他看到是许常州的电话时,有那么一丝不好意思接,生怕许常州打电话过来是抱怨他不够朋友,丢下朋友自己逃跑的。

    “喂,老许,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逃的!我这就叫狗爷回去!”看着电话响了许久不得不接起来的虞衡刚刚接起电话就说道。

    “你干什么?你不要回来?你现在回来也没有用!”电话那边传来许常州的声音。

    “你不要生气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那种丢下朋友自己逃跑的人吗?你要相信我!”虞衡以为许常州说的是气话,立马又解释道。

    “你要和风速狗一起出去!和风速狗快点找到人来救我们!我们这里有哥达鸭在,短时间不会出问题!不过你快去快回!”许常州提醒道。

    虞衡挂了电话之后摸了一把有点湿润的眼睛,之后抱紧奔跑中的风速狗的脖子,好减小风的阻力让风速狗跑的快一点。

    风速狗好像也感觉到了自己小主人的想法,奔跑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其实一开始哥达鸭它们只是让风速狗自己冲出去,它们俩在那守得住,但是风速狗在离开前还是有点怕哥达鸭它们守不住,所以还是在离开的时候把虞衡带上了。

    虽然它知道自己冲出去比带上虞衡更容易,但是虞爸爸给它的任务是保护虞衡,所以它最后还是直接把虞衡带走了。

    在风速狗和哥达鸭它们交流后带着虞衡离开的时候,许常州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所以他再估计好虞衡他们快要脱离危险后就立马打电话告诉虞衡,让他去找救援而不是带风速狗杀回来。

    风速狗冲出去之后,围着林羽他们的蛇群开始不断的骚动了起来。大部分的阿柏蛇认为已经离开了一个风速狗,现在不围攻他们,等风速狗带人回来就没有机会了,但是阿柏怪却觉得最有威胁的是那个哥达鸭,它们觉得现在没有十成的把握,想再等聚集的兄弟多一点再上。

    随着阿柏蛇的骚动,时不时的会有一两条阿柏蛇耐不住性子冲向包围圈里的人们。

    不得不说哥达鸭的能力真的强大,每次冲过来的阿柏蛇还没靠近林羽他们就已经被哥达鸭用念力捏死在了冲过来的路上。

    哥达鸭在一定范围内可以用念力瞬间秒杀一个对手,但是如果一个方向念力的输出量增大,其他方向念力就会变弱或者念力保护的范围就会变小,这样就不一定可以保护好三个少年了,不过阿柏蛇冲进一定范围,它还是可以捏死它们的。

    而阿柏怪它们好像就是发现了这一点,刚刚好在哥达鸭保护的极限范围包围着它们,别靠近也不离开。

    “佐助(呱头蛙)你试试使用水凝聚一个自己的分身,然后控制它向阿柏蛇靠近!”在所有人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林羽忽然开口说道。

    “林羽你要干什么?”许常州疑惑的看着忽然让呱头蛙使用技能的林羽,他没明白林羽为什么会忽然要攻击那些阿柏蛇。

    “反正也没事!那还不如教练技能呢!正好之前一直只有想法没有行动的技能概念可以试试看。”林羽笑了笑说道“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让我们用技能先消耗一下对方呢!不然像你说的那样等它们越聚越多的时候,我们迟早要完呀!”

    在林羽还在说话的时候,只见呱头蛙的身边慢慢出现一个雾态的呱头蛙分身,但是那个分身的雾气渐渐变浓,最后居然变成了透明的液体。

    在所有人惊讶于那个由水组成的呱头蛙的时候,那个呱头蛙刚刚抬起一只脚就好像一个装满水的气球忽然被针扎了一样彭的一声炸开了。

    “没事,我们继续努力,我相信你可以的!不要紧张,慢慢来。”林羽看到那个水分身炸开后垂头丧气的呱头蛙,立马蹲下抚摸着它的头说道。

    呱头蛙看了看林羽坚定的点了点头,之后便开始一次次的凝聚水分身,水分身一次次的炸开的实验。虽然每次水分身都没走多远就炸开了,但是随着呱头蛙的一次次练习,它凝聚水分身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在变快,甚至凝聚之后的水分身也一次比一次走的远。

    “佐助(呱头蛙)来先吃个橙橙果休息休息,等体力恢复一些再练习,你已经很棒了!很快就可以成功了,我们休息休息等下就可以成功了!”林羽看着已经额头出汗的呱头蛙,拿出一个果子递给呱头蛙抚摸着呱头蛙的头说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